白帝冬月悬

非洲master欧洲婶婶,沉迷游戏

(无授权翻译练习)复活的半个生命(野良神建御雷神中心)

原文来自ao3
翻不出原文一半好……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504992
本来打算暑假翻完再放出来但是!野良神复刊了!!!
先放出来鞭策自己

复活的半个生命(The Half-Life of Recovery)

建御雷第一次提笔写字的时候,他用画在纸上的闪电写到:永远不要相信黄云。
笔画在宣纸上劈砍、碎裂。他草率又无知,属于孩童的孩童细瘦胳膊仅仅能让他的袖子勉强不拖到墨水。但这是他私人的字体,一种由金属的尖刺、破碎的刀刃和一颗千疮百孔的心组成的文字。
他将它们写在天空断裂的细线中。
这不是像密语一样正式的东西。建御雷神确信他的神器迟早有一天会看出来他写了什么——但是他仍然让他的思绪渗入到他的笔下,它们像无形的血液从他的手指和手腕渗出,延伸到画卷里。冗长的信息被嵌入到每一个不同寻常的笔画中,无论它们的表现形式有多么粗糙简陋,这些漆黑的砍痕都是埋藏于他胸中的龙存在的证据。
他的神器们辛苦地审查了他在书法测试时写下的汉字。建御雷不仅必须得向他们证明他的字迹并没有改变,还得详细列出多少知识伴随了他重生,又有多少需要后天的训练。他们只给他测试了汉字、平假名以及新出现的片假名系统:不询问他是否还有能力做到些别的什么。唯一一个会看他的画的是黄云。他看护他,并非出于神器对神明的忠诚,而是作为关云的间谍。
建御雷把他创造的新文字藏于画中,这是只属于他的语言。他将他的愤怒和绝望通过他笔下的每一根线条潦草地涂抹开来。墨水是他唯一能够展现自己的方式。墨水就是他的雷电。
黄云称赞了他的每一幅画。可黄云对他撒谎的次数就像他欺骗黄云的次数一样多。

+++++++++++++++++++++++++++++++++++

每年他的忌日那天,神器们都会让他到墓碑前去表达他的歉意。
一开始他会在墓前哭泣,神器们看上去也十分欣赏他的表现。他们骄傲地穿戴上礼服和作为旧神器的优越感,小声地认可建御雷神为那些被他毁坏、被他夺去第二次生命的神器们表达哀悼。他们对他讲述他的神器以往经年累月忍受着的恐惧。当他听到这些关于他们过去恐怖生活的故事,说到从前他们如何在走廊或者房间里挤成一团,祈求暴风雨快些平息……他羞愧地垂下了眼帘。
但是随着建御雷年纪渐长,神器们命令他停止在墓前的流泪。他们脸上的笑容变成了皱眉,态度也由愉悦转为了不满。他试图直接向这些墓碑道歉,说出他内心的想法。这样的行为同样受到了反对。他不再哀悼那些死去的神器,这也被禁止了。
因为神器们的旧神主永远不会体谅他们的感受,也不会后悔自己所做过的一切。
他想要为自己不当的行为道歉,然后再一次遭到了他们的呵斥。
建御雷并不想去怨恨那些已经两度死去的人。亡灵比神明要弱小,也应当受到神明的保护——鉴于神明没能在他们还是凡人的时候保护好他们。但是每次他前往墓地,他都觉得那些石头好像绑住了他的腿、锁住了他的喉咙,想让他俯下身来对它们鞠躬。可他不能弯腰,关于此他的神器们也严厉地呵斥过他,因为神明即使面对自己的错误也不能低头。每年他只能紧握住作为祭品的花束,呆坐着揉捏花茎,等待他的神器来告诉他他已经哀悼完足够的时间。
他一直被强制禁足在屋子里直到完全长大。他以孩子的姿态重生,一个过于年轻的人出现在这里会引起怀疑。因此没等他成长为拥有成熟力量的成年人姿态之前,他不被允许离开建御雷神的府邸。他的神器为他在神议上的缺席准备了礼貌的借口,婉拒了所有来到府上的客人。他也被迫搬离了神殿,以免在做好准备之前偶遇某位神明。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