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的幺幺殿下

非洲master欧洲婶婶,沉迷游戏

四季歌(修改,藏唐GL,BE注目)

      总之就是渣到死的一个小短文吧。。。首发是小伙伴帮忙发在她的LOFTER 里面,然后这是答应家叽的修改重发。改了一些小的语病,其实不影响剧情。但是就是看了好不爽啊啊啊于是就改掉了。

     文笔渣,藏唐gl而且是BE。

四季歌·夏

唐潇淇是唐家堡弟子,在出堡游历之前,她曾是逆斩堂杀手,拜在唐傲骨门下,箭惊鬼神。

     经历了神机山的考验,她就算是正式出师,进入江湖。除非逆斩堂有令或是唐家堡有难,她都不用回去。唐潇淇也是个图安逸的性子,出师以后就四处走走看看风景,只有在接到逆斩堂任务文书时才会换上唐门装束,带上独当一面。她生性孤僻不善交际,所以一直一个人行走江湖,倒也逍遥自在。

     而叶楚则不一样。

     叶楚和她除了都爱看风景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相似之处。叶楚是藏剑山庄弟子,尚未出师,学艺亦不精湛,却信誓旦旦地说要入恶人谷成为一个犀利的人头狗。她把外观看的比装备分数更重要,每次见她总是一身破军外观,装分却很低。她可以算是及其外向的那种人,即便是面对陌生人也能迅速打成一片,不像唐潇淇总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于是就保持一种尴尬的沉默。

叶楚是那种非常容易讨人喜欢的女孩,不算是很会卖萌,但是很开朗很率真,而且挺漂亮,带着一种江南人家特有的秀气。

她们两个人之间本应毫无交集,只是那一夜唐潇淇出完任务回来飞过藏剑山庄,突然心念一动想要看看。在她向下落的时候,叶楚刚巧站在藏剑的院子里,看到她飞下来,眼睛亮晶晶的:“炮姐求埋胸!”

她一个踉跄,差点摔断腿。

这就是她们的第一次见面,当然一直到最后唐潇淇还是没有给她埋胸。

彼时叶楚笑眯眯地向她挥挥手,仿佛有人半夜闯进藏剑山庄是件很正常的事一样,倒是唐潇淇不好意思了起来。此时已是三更时候,她一个外人大大咧咧地飞进藏剑山庄实在是欠缺考虑,于是她结结巴巴地开口解释,说自己只是一时好奇,想要一睹藏剑山庄的风采,马上就走,多有冒犯,实属抱歉之类的话;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就立刻慌乱地展开大轻功飞走了。

果然她还是不擅长和人打交道,还是回去和滚滚相亲相爱吧。

再见到叶楚,是在第二天早上。

第二天天亮了,唐潇淇打算再去一趟藏剑山庄。夜里没能看清,但想必风景也是不错,况且下次来杭州又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不如先去看看。脱下破虏套装,卸下独当一面,第二天一早她就去了藏剑。

白天的藏剑山庄人流云集,许许多多江湖人士都前来一睹叶庄主的芳容,也有不少人抱着迎娶白富美或者高富帅的心理过来。她默默地走到天泽楼下,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嗷嗷嗷军娘好美嫁我!秀萝秀萝萌萌哒!”

她默默转头,果然就是昨夜的那个藏剑弟子。

被调戏的军娘和秀萝倒也不恼,也笑嘻嘻地反调戏了回去,三分调笑七分玩笑,很是融洽,走的时候还互相加了好友。挥别了军娘和秀萝,她又喜滋滋地回去勾搭别人,最后还是皆大欢喜的结局。所有和叶楚聊过的人似乎都对她印象不错,顺手就加了好友。

唐潇淇看着这一切,心里有一点嫉妒。

她很嫉妒那些能够和别人聊得很欢的人,因为她自己不行,面对不认识的人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的问题已经困扰她很久了。看着好友列表里面可怜的几个灰色名字,她轻轻地叹了口气,突然就没了继续看风景的心情。

正欲转身离去的时候,叶楚突然喜滋滋地凑上来:“这位女侠,在下藏剑叶楚,交个朋友可好?”

唐潇淇愣住了,叶楚依然笑眯眯地看着她,似乎十分有把握的样子,仿佛她们已然相识多年感情甚笃。

唐潇淇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所以她十分果断的转身大轻功飞走了。看到她施展飞鸢泛月,叶楚似乎总算聪明了一回儿,在底下大声地叫到:“昨晚那位炮姐你别走啊!你忘了昨夜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忍心抛下我一个人啊嘤嘤嘤嘤!”

她这下真的一个踉跄,一头栽进了西湖。同时在她面前跳出了一条提示:“叶楚请求添加您为好友,是否接受?”

四季歌·秋

等到唐潇淇发现她已经逐渐习惯有这样一个藏剑在她身边的时候,她已经认识叶楚有几个月了。

   为何叶楚会跟着她一起去枫华谷,她也不太清楚缘由。在她收拾好东西,登上马车准备出发的时候,叶楚突然从道旁冲出来,十分无赖地拦住了马车,背上还背着她那把重剑,依旧笑嘻嘻地看着她:“你打算去哪,算我一个呗?”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答应了让叶楚上车,甚至把目的地从危险的黑龙沼改成了枫华谷,就像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接受了叶楚的好友申请,然后现在几乎成为了叶楚的绑定远程。

  叶楚有一个坏毛病,不看自己的血量,只顾一个劲地向前冲。每每唐潇淇跟在她后面,都恨不得自己改修云裳心经。在野外她紧紧地盯着叶楚的血量,在叶楚快不行的时候立刻放下手中的怪补一发暴雨梨花针转移仇恨。每次脱险她总要毫无威慑力地教训一顿,虽然叶楚嘴上说着记住了记住了,可是遇到红名怪依旧不要命一样往前冲。

   那时候唐潇淇一度以为叶楚是离不开她的,直到她们准备一起攻打荻花宫前山时,唐潇淇突然久违的接到了来自逆斩堂的任务,不得不先离开。叶楚依旧笑嘻嘻地对她说,没问题的啦,二炮你就先去吧。

   叶楚一开始潇淇潇淇的叫她,后来知道她不肯回话不是因为高冷而是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就开始二炮二炮的叫起来,每次她这么叫,唐潇淇都会示威一样举起千机匣,然后叶楚就开始大叫:“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潇淇我错了!”

当然叶楚最后还是没改口,就像她从来没有真正向叶楚射出过一枚弩箭。

那次任务唐潇淇很快就结束了,之后彻夜不眠快马加鞭赶向荻花宫前山,担心叶楚一个人刷荻花太勉强,她也有安慰自己叶楚可以找不认识的人组队一起,说不定还会有一个云裳或者离经为她加血,但心中总是放不下。

等她赶到枫华谷的时候叶楚刚刚打完最后一个boss,和一个丐帮高阶弟子一起有说有笑的从荻花宫里走出来。看到她,叶楚依旧像原来一样热络地打招呼:“哎呀二炮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吗?旁边这个是我二师父,多亏他带我否则我肯定刷不过荻花的……”叶楚拉着她,欢欢喜喜地去交任务去了,哪位丐帮也不时的搭上两句话,气氛很是活跃,而她的心里却一片冰凉。

还好有独当一面,叶楚不会看到她几夜不睡深深的黑眼圈;还好她换上了南皇,叶楚不会看到她任务冒险落下的一身伤痕。

四季歌·冬

  刷完荻花前山之后,唐潇淇开始思考对于叶楚来说,她究竟算什么。

  她知道自己太过小心眼,或许是她一直是一个人,所以也理所当然的认为叶楚和自己一样,副本什么的都是等到自己学有所成之后再回头来刷,却忘记了像叶楚那样的人,怎么会像她一样连一个江湖师傅都没有。

  但是她还是很难受。

  这个时候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或许是喜欢叶楚的,但是不知道叶楚怎么想。她想去发问,却又没有勇气。

  她也想过离开叶楚,但是她做不到。在叶楚的生活中,她唐潇淇或许只不过是个过客;但是没有叶楚的生活,她已经无法想象。

  唐潇淇小心地把内心的感情藏起来,依旧跟在叶楚身后做她的绑定远程,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血量,帮她一起清掉地图上一个一个的任务。

  有一天,叶楚突然和她说,自己想去昆仑。

  唐潇淇第一反应是叶楚的衣服有没有带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唐门装束在昆仑也是冻死的结局,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就沉默地点点头,直接地问:“衣服?”

  叶楚依旧笑嘻嘻的,说她从藏剑出来的时候就带了足够的衣服,本来就打算去昆仑但是二炮要来枫华谷所以只好先来这了,接下来打算从长安走转道去昆仑看看恶人谷到底是什么样……

  叶楚絮絮叨叨地说着,唐潇淇却越来越惊慌,因为在叶楚所有的打算中,都只有一个人。她猛地打断了叶楚的计划:“我呢?”

   叶楚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二炮你当然想去哪就去哪啦,又没必要一直跟着我。”

   叶楚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欢快,仿佛她不过是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一样。也对,唐潇淇对于叶楚来说,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江湖朋友罢了。

   嗯,我知道了。

   唐潇淇点头,心里莫名地突然沉静下来。

四季歌·春

   然后唐潇淇再没打一声招呼就走了。那时候叶楚还在睡梦当中,唐潇淇换上破虏,带上独当一面,以一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气势把一路上所有的红名都杀了个遍,然后跑回了唐门。

  回了唐门她又不知道该干什么,于是就又折返回去,先去了成都,再去了白龙口,最后在要转道扬州的时候在猛然发觉自己还是在前往藏剑山庄的方向。

   她近乎逃跑一样在半路上转道去丐帮,却在那里遇到了本该在昆仑的叶楚。

   叶楚并没有认出她来,因为偌大的江湖,穿着破虏的唐门实在太多;但是她却一眼就认出了叶楚,尽管拓印了破军的藏剑也不少。

   叶楚和一个丐帮弟子在一起说说笑笑。那个丐帮弟子显然初学武艺,一手天下无狗使的不像是在打架,反而像是跳舞,叶楚笑着看着她,仿佛已经结识多年感情甚笃。

  君山的桃花很美,唐潇淇躲在桃花后面,看着叶楚的背影,悄悄的隐去了身形。

  果然,自己还是喜欢一个人。

 

后记:你们有没有觉得炮姐最后悄悄隐去身形炒鸡虐?

不,你们太天真啦,炮姐其实是在读·追·命!

其实这就是一个渣黄鸡和傻白炮姐的故事,嗯,根据我和家叽的故事改编。只不过我没有破虏,家叽倒真的拓印了一套破军。

嗯,家叽是一个藏剑号还没满级就兴致勃勃去练丐帮小号的二小姐,我是一个唐门号已经满级为了等家叽而练了一只剑纯的炮姐。

这算是临时的一个脑洞,文笔渣到死而且没逻辑,就是那种花花公子欺骗感情的传统戏码。

不过现在我和家叽已经快快乐乐地在一起啦!家叽还给窝画了一幅画!虽然画的很渣但是窝还是很喜欢!家叽么么哒!

没错我就是来秀恩爱的,有本事来烧我们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