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帝冬月悬

梦佳期(裴洛,短完,he,算是迟到的中秋贺文吧。。。)

      裴元站在万花的三星望月顶上,有风微微拂过。

      已经入秋的风总是带些寒意,若是他年轻的时候估计不会太过在意,但现在的年纪即便是活人不医也不敢在这种天气在高楼上待上一夜。作为医者他自然知道该如何养生续命。但是如果洛风今夜不来,他大概真的就会在这里等上一整夜,吹一夜风,看一夜明月,寄一夜相思。

      但是洛风怎么会不来呢?

      他远远看到当年的静虚大弟子踏着当年的那条路慢慢往三星望月过来,身上还是与当年无多大区别的道袍。或许是有区别的,但是他已经记不清了。好似洛风每次来都是一身白衣胜雪,裹挟着来自华山的清冷雪香。除了那一次,那一次是他抱着洛风回来的,鲜红的血染红了他的道袍,也染上了他的墨衫。

    那真的是活人不医这一辈子最艰难的诊治。所有的银针、伤药甚至是笛曲都被近乎奢侈地使用。那一阵子连万花的药庐都快要见了底,更不要说作为药王首徒的他周游南疆时采集的那些千奇百怪的珍稀药物。他裴元这一生,这是头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如此拼尽全力、不计后果地想去救一个人,去救洛风。

    最终他成功了。江湖上又开始盛传万花谷药王首徒活人不医的医术高超,谢云流亲自来信表达感激,就连纯阳都给他寄了一份空雾格桑作为谢礼。

    如今想来,那些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自始至终他所想的,不过是让洛风活下去而已。

     洛风养完伤后就回了纯阳,之后的一阵子他们便聚少离多,只能靠书信寄托相思。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安史之乱爆发,血战天策,纯阳宫陷入困境,万花封谷......于是在那一段时间,他们甚至连书信往来都困难了起来。偶尔能够从往来的纯阳或者万花弟子那里得到对方的消息,但也不过是只言片语。唯一能够寄托思念的或许只有月亮,毕竟枫华谷和长安,洛阳和马嵬驿终究是在同一片月光下的。

      如今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而他们都还活着。

     现今的万花谷主看着当年的静虚大弟子慢慢地向三星望月走过来,走过他们分离的漫长时间,终于在这一年中秋相聚。不远处花海里万花的小弟子们正在设宴庆祝,不少江湖的侠士女侠们在战乱过后又来到这里,沉寂多年的花海再一次燃放起了真橙之心的火焰。

    这一切都像是一个美好的开始。在洛风终于走上三星望月顶端的时候,当他依旧如同旧时一般笑说一声好久不见的时候,裴元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他紧紧握住的这只手,是洛风的手。他心中的人,也是洛风。于是此时他便觉得岁月静好。天边的这一轮明月,终究是寄到了他的相思。

END

这是临时写的一个小段子一样的文,少女心(?)爆棚的产物。

灵感似乎是来源于张九龄的诗: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但是最终还是没能无缝插入啊【笑。

最后祝各位中秋节快乐!【虽然已经晚了不少。。。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