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帝冬月悬

竹枝词·夜雨时·旧符(番外一)

对不起沫紫QAQ今天毒萝依旧没有上线。。。。。。

但是春节当然应该发糖啦!藏唐喵秀组上线!高调秀恩爱!

不要问我为什么喵姐的名字这么中原化。

竹枝词·旧符

灼华是被外头的鞭炮声吵醒的。

她刚醒,脑子还有些混沌,支起上半身在榻上发呆。乔薇推门进来,带来的冷风激得她一颤——这才是真的清醒了。

扬州今年的雪从半月前开始落,今晨难得天霁,却也比前几日更冷些。乔薇当然也想到了这点。灼华正要套上平日的棉衣,被她出手拦了下来:“喏,换这个。”

她带来了一件既暖和又体面的红底白花披风。灼华奇怪地看看她,终是依言披上了。可是乔薇要帮她梳发的时候,这个一向散漫惯了的明教弟子再不愿配合了,又犯起了小孩子脾性,头左摇右摆就是不肯让乔薇把她那发盘起。

乔薇随她闹了一会儿也有些恼了:“怎么今天你都不肯好好梳洗一番!”

灼华闻言回头,颇是疑惑地看着乔薇。给她那琥珀似的猫儿眼一盯,乔薇又没了脾气,只好把梳子放下了:“今天是年三十,你该不会是忘了吧?咱们不是说好了要去阿秋她们那儿过年的?”

看到灼华惊讶的样子,乔薇就晓得她定是将这件事忘了个干净,一时间也不知该气还是该笑。这次灼华总算是安分了下来,任她绾好发,缀上簪子,总算是有了些中原女子的样。

乔薇她自己却还没来得及梳洗,头发散散披着。灼华从铜镜里看着那一头乌丝不经有些心痒,等到乔薇终于满意地停了手,她忽然就转头去索了个吻。她这般兴致说来就来,乔薇倒也习惯了。等到她亲够了,心满意足地,就要来帮乔薇梳头。

本来乔薇是有些不愿的,推拒了几番后终是拗不过灼华,便任由她去了。趁着她在梳头,乔薇对着镜子自己上好了胭脂淡粉,临到点唇的时候还特意提醒:“待会儿可莫要亲过来了,吃进去了唇彩可不好。”

灼华略有不耐地点点头,专心去对待那一头长发。她习惯了握刀的手虽有些笨拙,但当年在秀坊的手艺到底没有全忘光,一番辛苦后倒也梳出了个像样的发髻。

想着时辰已经有些晚了,乔薇也不敢再耽搁,赶快拉着灼华一道赶往扬州码头。扬州城内今天并不大热闹,好在码头那儿藏剑的船已经等在那儿。乔薇进了船,迎上来两张熟悉的脸——那船里的人,正是叶落秋和唐筱柒。

船内点上了火炉,比外头暖和许多。叶落秋似是因为等了许久有些不满,唐筱柒确是开心,一听说她们俩还没吃早饭,立刻端出了放在一旁的点心:“我同阿秋讲要带些吃的来,她还说不必要呢!”唐筱柒难掩笑意,今日难得地没有穿那一套唐门劲装,头发也随意地绾了绾,翠绿的簪子若隐若现的,全然没有一丝逆斩堂杀手的模样。

灼华一早起来馋了好久,此时见唐筱柒端出点心就像猫儿似的凑上去,捡了块放进嘴里;又后知后觉地想起乔薇也没有吃,赶快拿了一块讨好一般递到她面前。

她这模样着实可爱,乔薇叼过点心,含糊不清地赞扬到:“好吃!”

她这话理应对着唐筱柒说,可眼睛却始终带笑地望着灼华。唐筱柒倒也不戳穿,叶落秋却不高兴了:“乔薇你未免太不够意思!教我和阿唐一番好等也就罢了,现在又只顾着那家伙!”她自顾自地窝在舱内的榻上,唐筱柒看她就忍不住笑出来,赶紧冷落下乔薇和灼华跑去哄那个小姐了,期间免不了有些搂搂抱抱的。一行人在船舱内又打闹了一会儿,船便行到了藏剑山庄。

藏剑比乔薇记忆里朴素了不少,但仍存着些富丽的气息。午膳已经在准备了。叶落秋亲自把她们引到她居的别院,唐筱柒则不知去了哪儿。灼华和乔薇在别院候了一会儿,同叶落秋拉拉杂杂地谈了谈最近的景况,颇有些百无聊赖的味道。灼华耐不住寂寞,便跑去院角逗那养的小黄鸡。

唐筱柒是这时候回来的。叶落秋一看到她就笑开,小跑过去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带些心疼地嗔怪到:“虽说下人大都回乡过年了,但总有些家丁留在庄里,阿唐你何必自己去搬。”唐筱柒不知从何处把年前常青送的檀木棋盘搬了出来,装黑棋白棋的锦袋给她挂在腕上,已经有了些淡淡的勒痕。叶落秋见到自然心疼的不得了,吵着闹着要去寻上好的金疮药来。这当然也只是玩笑,帮唐筱柒把棋盘搬到了院内的石桌上,叶落秋便招呼乔薇来下棋。同乔薇比,这藏剑的弟子自然是赢多输少。

不多时午膳便上来了。几样清淡的小菜都是乔薇喜欢的菜色,再后上的便是西湖这边的特色菜,味道大都偏向甜淡,乔薇看唐筱柒倒也吃的津津有味,确实是和从前那个无辣不欢的唐门杀手大相庭径。

人一旦起了怀旧的心思,一时间就有些感慨。乔薇看看叶落秋,那藏剑弟子从不离身的两把剑今日一整日也不曾见她拿出来。这两个人一身的锐气,不知怎的就消散了,沉淀成了平凡的柴米油盐。

不过这样也挺好。那天晚上她们就歇在藏剑山庄。大年三十晚上藏剑的家宴,她们自然是不便出席,于是就简单地聚在叶落秋的小院里和唐筱柒一道吃饭。乔薇是打消了唐筱柒有什么改变的念头,那菜里红色虽是喜庆,但她却万万是不敢再试的。灼华不知好歹地夹了几筷子,当即被辣的直哈气。唐筱柒这才哈哈地笑出来,给灼华端了一杯凉水,起身去把菜给换了——原来也只有这一道是添了辣椒。

叶落秋晚上要晚些回来,外面天凉,乔薇就拉着灼华到屋内守岁。唐筱柒不肯进去,坐在院中的石凳上,非要等叶落秋回来:“阿秋要来了,我就在这儿等她。”

乔薇还记着呢,那是一个秋天,也有人这么跟她讲,眼睛亮闪闪的:“阿唐要来了,我就在这儿等她。”那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但是她们两个还是在一块,还是和那么多年以前一样。

她莫名地就安了下心来。灼华牵着她的手,像她还很小的时候一样陪她坐在床上,陪她一道守岁,等到今夜过去了,就又是新的一年了。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