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帝冬月悬

非洲master欧洲婶婶,沉迷游戏

【尤季】魔幻现实主义(楔子+1)

写在前面

灵感来自一个蛮不得了的梦境......基本都是胡言乱语

然后,有注意!!!不过放心是he真·he。

有一些原创人物和私设,不影响主线

基本上·是甜甜甜

对于追星的术语有些不了解,如果有哪里用的不恰当请告诉我orz

重点:楔子的文风读不下去不要紧直接跳吧......那一段是我脑抽风了

楔子——作者的胡言乱语:

这是一出情感喜剧,男主角名叫尤里·普利赛提。

我们对他不用了解太多,只用知道他是俄罗斯人,长的好看能力又强,年少成名性格霸道,深爱爷爷双亲成迷……总之,大体上是一个合格的情感喜剧男主角。可惜这年头傲娇天才系不吃香,马上他就要被换下去了,不值得浪费脑细胞。

这出剧的另一个主角叫季光虹,今年刚刚成年,十八岁,遵纪守法根正苗红。东北大老爷们儿,别的特长没有,就会花滑,而且从小特别抗冻。

周围的人一般亲切地叫他小季。毕竟他年纪小,人也不高,这个“小”字可算套的名至实归。可是男人怎么能容忍被说“小”?光虹恨呐,14岁开始一天一杯牛奶,捏着鼻子一口闷,想长高。四年过去个子没窜多少,脸白了两个色号。

所以四年了,季光虹还是“小季”,既没变成“季哥”,也没升职成“老季”。

按照原剧本,小季和尤里要在北京展开一场旷世绝恋;以天桥下最后一个煎饼果子开头,领奖台上当众激吻结尾,既傻白甜又无脑。可是之前不是已经讲过了吗?傲娇天才如今不吃香,编剧们围成一桌吵了又吵,还是没决定该让谁替了尤里比较好。

算了算了!最后发话的是赞助商。反正这篇文章是魔幻现实主义,让两个年轻人自由发挥好了!

第一章 所有伟大的爱情故事都需要一见钟情

   季光虹知道尤里·普利塞提,尤里·普利塞提也知道季光虹。

   不过他们的“知道”却不是同一个“知道”。季光虹知道尤里的身高(163cm)、生日(3月1日)、喜欢的小动物(猫咪)、喜欢的食物(猪排饭和皮罗什基面包)、喜欢的饮料(青柠口味)、朋友圈(奥塔别克、日本的勇利和俄罗斯的同门)......他在尤里·普利赛提的全球官方后援会里有一个小小小小的账号,每天和来自世界各地的迷弟迷妹们在网络上为爱豆疯狂打call。

   尤里呢?他知道季光虹是个中国人,跳跃能力不错,是个还凑活的对手。没了。

   季光虹第一次见到尤里的时候,俄罗斯的妖精还留着极其没品味的spock发型,穿着亮色皮夹克和破洞牛仔裤跟在维克托后面大踏步走进赛场,气场和动作都透露出一股“老子最拽”的中二气息。这一切配合他稚嫩的脸和车祸的发型本来应该充满喜剧效果,在季光虹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没人知道为什么那天比赛季光虹恍恍惚惚地看完之后连声招呼都没打就溜回了酒店,也没人知道为什么他的SNS莫名沉寂了两天。作为小季最好的朋友,来自美国的年轻人雷奥还以为好友是被崛起的新星们打击到了,怀揣着关心敲响了隔壁房间紧闭了快两天的门。

他酝酿了好多在网络上临时找到的心灵鸡汤:永远成功的秘密,就是每天淘汰自己!你不淘汰别人,就会被别人淘汰!别人进步的同时你没有进步,就等于退步!你追求安稳,是坐以待毙的开始!无论你正遭遇着什么,你都要从落魄中站起来重振旗鼓,就像从未受伤过一样!奋斗的你,给自己一个微笑!今天加油!.......

雷奥在门口碎碎念着几乎是由一串感叹号组成的金句,过了一会儿门开了,季光虹笑的比花儿还灿烂,看上去没有丝毫负面的情绪。如果硬要雷奥形容的话,倒像是......春天坠入爱河的神经病。

他的朋友把他拉进门以后旋转跳跃着扑回床上,笔记本的屏幕上一片粉红色差点闪瞎了雷奥的眼睛。季光虹哼着小曲继续播放暂停了的视频,一大片粉红色的爱心特效闪过之后,尤里·普利赛提被迷妹加了三四层不同滤镜的脸部特写侵占了整个屏幕。

雷奥无言地看着他的好朋友抱住被子在床上“啊啊啊啊啊啊”地尖叫翻滚,又仔细看了看屏幕上俄罗斯少年一言难尽的锅盖头,选择了沉默。

没错,15岁的中国少年季光虹,对一个比他小两岁的俄罗斯小鬼“一见钟情”了。

季光虹这个迷弟一做就是三年,他的小爱豆比他想象中还要优秀。尤里升入成年组那一年是花滑界充满血雨腥风的一年:先是大魔王维克托突然退役跑去当教练,后来小魔王和大魔王新收的小弟(勇利哥)又先后出招,打了其他人一个措手不及。对手的实力简直强到变态,一个比一个分数高。

但是冠军只能有一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才刚刚加入游戏的尤里·普利赛提会击败那么多的前辈一举夺魁。冰场上的妖精征服了所有人的眼球。他是一颗冉冉的新星,前途无量。

那天晚上一个名叫“yurilove0107”的小号在sns上疯狂刷了几十条。它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号,所以其中表达出的喜欢的心情、崇拜的心情、激动的心情、祝福的心情和一个专业花滑选手面对强敌时的挑战之心就像细沙撒入水里,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时间仍然不断流逝。大魔王在自己的记录被打破之后决定回归,大魔王的小弟,或许现在已经升级为大魔王的男朋友,也决定再战一年。小季心里苦,小季的教练心里也苦。维克托回归的消息传出来还没有两天,季光虹和他的教练已经为新赛季的节目伤透了脑筋。在无数帅气的提案全被否决了之后,小季又没忍住偷偷溜出去刷推了。毕竟今天的yurio也依然如此可爱!

能够和男神更近一点已经成了季光虹在决定曲目时克服选择恐惧症的动力。18岁的成年人沉迷吸yuri猫不能自拔,说出去也有点丢人。

短暂补充了今天尤里·普利赛提的美颜盛世,季光虹元气满满地走回会议室准备下一轮的讨论。他推开门,发现教练正在打电话,情绪激动兴致高昂。被拉来出谋划策的前辈曹斌看到他进门,露出一个微妙的掺杂着怜悯与幸灾乐祸的表情。

季光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教练结束了电话,转身看向他,眼睛里闪烁着激情的火焰——一般这种情况出现,就意味着这件事已经定下,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光虹啊,我记得你以前是学古典舞的?”

季光虹这个赛季的比赛曲目定下来了。

或者说,季光虹这个赛季的曲目由教练单方面独裁决定下来了。

中国的女单本来就人丁凋零,现在居然还要抢她们的曲子,这是多么无耻的一种行径!

得知教练的决定之后季光虹义愤填膺地抗议,他可是决定要在这个赛季给小男神留下深刻印象的,怎么能用“真爱与魔法”作为这个赛季的主题?星球大战是多棒的创意,《天鹅湖》、《牡丹亭》?就算是对于季光虹这个粉红色系爱好者来说,也太少女心了。

“不行!你知道我和女单的申教争取了多久吗!”教练一脸严肃,完全忘记自己和闺蜜煲电话粥的时候有多么开心,商谈有多么顺利。良心一点都不会痛。“女单那边新上来的小姑娘古典舞基础不行。《牡丹亭》主题的曲子难得有大师肯重编,这种慢节奏的抒情节目你觉得除了你,现在全国还有谁能滑得好?”

光虹不吭声了。

“你的跳跃发挥一向不错,只要能把表演提上去,名次肯定没问题。”见他有了一点退让的意思,教练立刻打蛇随棍上,进行思想教育,“你看看人家尤里,不就充分发挥了自己年轻漂亮的长处,玩了一出模糊性别的美丽?小季你也要有一点为艺术献身的精神。我跟你讲,重编曲子的那位老先生的夫人年轻的时候是著名昆曲艺术家,只要你点个头,我立刻想办法联系她,帮你搞个特训!”

已经退役的曹斌在躲在教练身后疯狂憋笑。

“那......那短节目能不能改一改?《天鹅湖》的主题都快被跳烂了!”季光虹不死心,还想再挣扎一下。

“那是女单和双人滑的多,别担心。”教练看他的眼神已经变成了狂热,看来是陷入什么不得了的妄想之中了,“我们这次会帮你搞个新主题,别担心!”

“可我是学古典的,芭蕾我跳不来的!”万一教练真的弄出什么不得了的“创意”,那丢人可就丢大了!季光虹死都不敢冒这个险,情急之下破罐子破摔,“你想想看日本勇利的柔韧度还有尤里的芭蕾,你真的想让我去自爆啊?”

“不要紧。”魔鬼笑眯眯的,似乎笃定季光虹已经无力反抗,默默抛出大招,“你知道那个华人首席芭蕾舞者吧?就是现在定居在圣彼得堡的那个?她是我表哥的嫂子的二堂妹。”

拜托拜托千万别是我想的那样!季光虹在内心尖叫。训练期还没开始呢!

围观了全场的曹斌已经笑蹲到地上去了。

“所以这个假期你也不要休息了,收拾收拾准备到圣彼得堡吧。”教练轻飘飘地下了最后通牒。

季光虹成年后第一次试图叛逆,以悲惨的失败告终。

TBC

一些细节和私设:

yuri喜欢喝青柠味饮料的设定,是因为第六集看北京赛短节目的时候他好像在喝......如果有哪位旁友知道具体是什么饮料也可以告诉我修改

私设小季是东北汉子(其实还有长得太软太白出去被当成游泳队的江南小伙的脑洞,想想好像不大符合现实,砍掉了)

其实本文一开始的文风是想走楔子那样乱七八糟的押韵句子,后来决定还是算了,那样读起来真的很难受......

ps:雷奥的心灵鸡汤大部分来自网络,只做了一些标点符号上的修改。本来我还复制了网址想加上引用来着hhhhh

至于spock发型的yuri图真的好难找啊,于是我自己开了第二集回忆杀截图去了,再次笑死。这个锅盖头真的,好傻啊hhhhhh尤里奥的青葱岁月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