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帝冬月悬

非洲master欧洲婶婶,沉迷游戏

the story behind that 2

我,实在不会写谈恋爱(绝望)

希望你们两个黏黏糊糊的小年轻立刻迈入婚姻的殿堂(暴言)


【“哈哈哈果然是这样吗?”维克托笑了,“居然会去揍一个老人家,这还真是尤里的风格。”

“维——克——托——"尤里的眼神犀利了起来。
“不过尤里的举动完全可以理解啊。如果处在这种情况下的是勇利,维克托你也会忍不住生气的吧?”披集大佬开始缓解气氛。
“也对哦......那么我就没办法挖苦尤里了,继续下一个问题吧!”v总日常装无辜。不过好歹进入到下一个问题了。
“那么另一个很受人关注的问题,也是大家都非常好奇的问题:伊万最后‘变成’了谢廖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知道这并不是大家最好奇的问题,不过重要的要留在最后对吧,季?”
“啊?”小季完全没想到怎么突然要问他问题,走神被抓了个正着,“是,是吧?”】
~2333最重要的问题,果然是尤季吧!~
~维克托大魔王,整完尤里整小季~
~把小季和勇利类比,披集大佬是真的骚~
~维勇尤季石锤???~
~突然对正经的解密失去了兴趣,本尤季女孩现在只想看他们爆料情感经历(捂脸)~
~v总还是懂该怎么拉住观众的心啊~
【“事实上,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障眼法而已。”萨拉小姐姐说话了,“这是过去驱魔人常用的手法,一个用来逃脱清洗的手段。不过谢廖沙基本上是一个普通人,灵力非常微弱,所以我们一开始才没猜到伊万并不是本人。”
“在很多地方都有女巫或者巫师可以改变自己的样貌、声音的传说,哈利波特里面有复方汤剂,在我的老家也有类似‘人皮面具’的说法。这些实际上是以前通灵者的自保技能,不过现在也不怎么会被用到了。”季光虹补充道。
“中世纪对于通灵者来说可是相当恐怖的......”萨拉露出了悲伤的表情,“我们之后分头行动,对安娜和伊万的家庭进行了调查,事实上,安娜悲剧的源头也开始在那个黑暗的年代。”
  “这次是我和萨拉负责了安娜的调查,还有萨拉的哥哥也参与了进来。”披集补充,“安娜确实出生在一个巫术的世家,然而,她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女巫。我们关于安娜的猜想也出现了很大错误。”
  “他们家真正的巫师,是安娜的哥哥,安德烈。在我们通灵者圈中,这曾经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名字。 ”

   “等等,你说的是那个'巴巴罗萨'安德烈吗?”维克托坐直了身体,”我知道他。“】

~所以通灵者们之后还是对情况进行了调查,真的敬业~

~安娜背后的水这么深的吗???~

~等等v总几年前的节目里提到了“巴巴罗萨”!是个利用巫术肆意杀人的家伙,貌似还是v总和警方合作把这家伙抓到干掉的。这家伙是安娜的哥哥?~

 ~萨拉小姐姐说悲剧从中世纪就开始了......心疼~

~总之各位先冷静一下,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迫切地想要听到后台勇利的解说,作为v总首席迷弟他肯定知道这个红胡子是什么东西~

~等等披集和萨拉小姐姐一组,所以小季这次是和yuri猫一起调查!尤季is rio!~

~所以前一阵子小季在俄罗斯不是约会,而是正经的调查??~

~讲道理什么样的调查要到圣瓦西里大教堂去啊(笑哭.jpg)~

【“就是你想的那个安德烈没错。”尤里愤恨地补充,“这个禽兽居然连自己的妹妹妹夫都能拿来利用,真不是东西。”

“红胡子能做出这种事我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维克托的眼神冷了下来,“所以,他拿安娜和魔鬼做了交易?”

“不仅仅是安娜。”季光虹叹了口气,“伊万是个强大且正直的通灵者,他才是魔鬼真正喜欢的大餐。”

   房间里的气氛沉闷了下来。】

~我的天......~

~可这也没能解释安娜家里的怨灵啊?~

~之前节目里说这些魂灵是拿来举行仪式的,难道是安德烈胁迫伊万去做的吗?~

~等一下,之前谢廖沙有说过伊万现在和安德烈在一起,所以说......尤里他们过去的时候,伊万已经死去了~

~没能阻止悲剧的发生,小季一定很难过qwwq抱抱我季~

【“我看了你们的拍摄,最后安娜明显被附身了。你们谁打算解释一下?”谈到关于通灵的部分维克托就严肃了起来,“如果交易中仅仅涉及安德烈,安娜不会被影响这么大。他们的小镇之前一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你们发现了什么?”

“引起我们怀疑的是vcr中邻里对伊万一家过于信任的态度。”萨拉叹了口气,“也是我们猎魔人的常用技巧。我们花了几天挖掘废墟,最终找到了伊万的记录。在我们造访之前大约三个月,安德烈唤醒的魔鬼袭击了这个城镇。伊万保护了大家,但同时他也意识到了他无法阻止安德烈的阴谋。”

“因为问题出在安娜身上。”】

~魔鬼袭击小镇,这么强的嘛~

~......生活真的很艰难~

~我就知道人们的过分信任是有问题的!不过能够操控人们的思想,通灵者是真的强~

~强的让人有点害怕了......~

~我决定把这个节目当真人秀来看了,当它们都是假的也比提心吊胆担心自己被精神控制要好~

~你们想太多了......不管什么样的术式都是有限制的,伊万之所以能够赢得邻里的信任更多的还是他平时的人品保证,使得人们潜意识里倾向于相信他。对于一个精神足够强大的人,通灵者们的技巧其实没什么大作用~

~仰望巨佬~

【“安娜的问题......在于她对哥哥的信任。”萨拉表情复杂,“我其实很能理解她的心情,我也很爱我的哥哥。但是......”

“但是安德烈是个混账。他根本不在乎他的妹妹。”尤里皱起了眉补充道,“这家伙就应该老老实实烂在土里。(随后是一连串语速极快的俄语,不断响起了消音的提示,猜测是些不文雅的骂人话)”

季光虹轻轻握住了尤里的手,凑过去说了几句话,似乎是在提醒他注意措辞。】

~!!!!发糖了!过年了!~

~以前一直认为yuri猫说脏话是缺点的我......yuri猫请继续炸毛!!!~

~我靠咬耳朵!我昏迷!~

~yuri猫是真的很在乎亲人啊~

~尤里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是萌点没错了~

~一腔热♂血尤里猫~

~年♂轻♂气♂盛尤里猫~

~冲♂动的尤里猫~

~hhhhh为啥会有哲学符号啊冷静一下啊你们!!~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傲娇受还是天然(?)受~

~等等小季算是天然吗?~

~希望yuri猫长大以后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在别的地方发♂泄~

~我赌五毛小季是天然黑!~

~......2w字,2w字~

~你们快停下!yuri还没成年呢一帮丧尸!~

~啊(失落)~

~只要他俩还没石锤,鸡仔女友粉就不认输!(憋住眼泪)~

【尤里沉默了几秒,然后凑到小季耳边好像要说什么,小季也毫无防备地凑过去,然后,耳垂被咬了一下。

小季立刻红着脸弹开了。

周围三个人露出了微妙的微笑表情。】

~......我是刚刚那个鸡仔女友粉,我死了。~


对我就是喜欢猝不及防的转换画风由正剧到甜饼(x

评论(2)

热度(16)